被上星期忘記關的手機鬧鐘吵醒後 仍裝死的在床上滾來滾去就是不起床

要不是肚子餓響得可怕 實在不想離開溫暖的被窩 馬的 怎麼這麼冷呀

平平就是在隔壁間 弟弟的房間溫暖的很靠杯 為何呀為何

午餐是阿爸昨天包回來的沙鍋魚頭  還不到十二點 阿木就煮好了

(昨晚回家看到那包湯頭和炸魚 肖想超久的)

濃郁的沙茶湯味飄到樓上 人也往樓下飄去...

邊翻報紙邊吃火鍋還一心多用的聽起阿木和白痴弟弟的對話

弟:"媽~ 你有閒給哇唸唸呀"  <-靠夭,什麼詭呀,不是同住一個屋簷下,怎麼聽不懂在說什麼?

媽:"我上次說要唸,你又不下來"  <-???

忍不住插嘴問了"要唸啥?為蝦米要唸?"

弟:"因為哇感覺哇最近不順"

媽:"就跟你說瀏海不要蓋住額頭了鼾"

弟:"那不然妳還是幫哇唸一下,比較心安!"

為什麼一個二十初頭的阿弟仔 會覺得不順就要唸經!?(這不是只有上了年紀的阿姨們才會有反射動作嗎?還是我太小看七年級生的無厘頭了。雖然老娘也是七年級的大前輩。)

我:"媽~ 那不然妳也幫我唸一下,讓我快點找到工作好了。"

弟:"妳比較需要媽幫你唸嫁的出去的經吧!" + 補上致命一句"妳都三十歲了了了了~~~"

靠夭,你以為阿木在,我就不敢怎樣嗎!(是的。阿木在  我真的不能對你怎樣orz)

我:"那你介紹呀!"

弟: "可是我同學的哥哥年紀都很小耶..." (暗~不見棺材不掉淚耶你)

厚~ 死小孩  每次回家都要提醒我一次年紀  雖然自覺是最正的輕熟女

但聽到白目的阿弟仔故作輕鬆無辜的小叮嚀  還是會忍不住的握拳吶

好心有好報的美女姐姐  還是在飯後切了一顆蘋果想毒死給弟弟吃

大便不關門的弟弟聽到可怕的腳步聲 連忙的把廁所關起來 (疑~ 蘋果不是還沒吃嗎?!)

害老娘啃完蘋果後  想說不然也來蹲一下廁所好了

才踏進廁所門 靠  怎麼連廁所也這麼溫暖 (該不會全家最冰冷的地方就是我房間了吧)

馬上回房間拿本閒書 打算跟它耗個地久天長 (在廁所曬太陽~*.*)

突然想到上個月的某一天 老娘走在一中街上被撘訕的那段往事 (遠望...)

那天 休閒風打扮+耳機 (一整個在裝清純學生妹)

突然有人點了點我的肩膀 (暗 還以為是哪個白目鬼撞了老娘的肩膀)

"小姐,我可以跟你做個朋友嗎?!我不是壞人啦。"(<-還強調勒)

開始說起他為何來一中街、職業沙小什麼的...

然後狂稱讚起老娘看起來是個漂亮好相處有氣質又像學生的女生 (<-整篇文章重點。。。)

雖然內心一直覺得他明明就是個玩遊戲輸了處罰是跟個陌生女人要電話的無聊男人

但因為等的朋友還沒到 仍是微笑點頭的聽他練肖話 (<-其實也是很想知道現下流行的撘訕技倆)

後來 當然是客氣的婉拒給電話/msn這件事 說有空再打給他囉

但為了不被朋友懷疑老娘有妄想症 (<-沒男人的日子 實在太久久久久啦~ )

啍 有電話有名字有真相

最後的結尾來句  被撘訕真爽 (<-果真是歐巴桑會暗爽的事。。。) 

Iris110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